国产偷?视频在线观看,国产偷?视频在线观看,国产偷自视频区1000视频

          鄭州煤炭工業(集團)有限公司歡迎您!

          登錄OA | 協同辦公 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黨建文化 > 文學藝術

          情是故鄉濃

          來源:自創 作者:劉大虎 發布時間:2021-09-01 文字大小: |

          世間所有美好的情感都是歲月的陳年佳釀,喝上一口,醉在心頭。它們像珍珠一樣純潔晶瑩,光芒四射,要放在心中最柔軟的地方,陪你走過春秋冬夏,走過山高水長。比如:故鄉情。

          “故鄉的山,故鄉的水,故鄉有我幼年的足印。幾度山花開,幾度潮水停……”這是上高一時,班里一個女生教我們唱的一首歌。初聞不識曲中意,再聽已是曲中人。那時候,在我心里,故鄉與情還沒有吻合在一起,是割裂的。如今,三十多年過去了,除了鄉音未改,早生華發之外,我的鄉情深幾許?我的鄉戀有多濃?我的鄉愁有幾重?都深鎖在我凝眸故鄉的一滴熱淚中。這一切,與我的人生經歷密不可分。

           我的故鄉是新密市牛店鎮北召村,雖然離我現在的家只有半個小時的車程,但我卻有一種——天涯游子望明月,山高水闊知何處,漸行漸遠漸無書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上小學三年級,父親把我帶到縣城讀書。兩年后,父親可以帶家屬了,母親和妹妹跟著進城,我有了一個新家。爺爺奶奶健在時,節假日還經常回老家,自從他們去世后,就很少回了。父母去世之后,除了清明、春節、父母的忌日上墳祭祖之外,回老家的次數,屈指可數。每當想起故鄉的人、故鄉的事,心中總是五味雜陳,百感交集。

           鄭州7·20特大暴雨,得知故鄉受災之后,就連忙給老家的小姑打電話,卻一直不通,我心急如焚。熬了三天,電話終于打通了,卻聽不清小姑說些什么,于是驅車直奔老家。

           水災之前,有工友對我說:“虎哥,你老家建得真漂亮啊!”我笑道:“你咋知道,去過我老家?”工友說是從抖音上看到的。是的,老家的確很漂亮,是一個正在建設中的美麗鄉村。國家去年投入1200萬、今年投入1500萬、計劃明年建成,如今已初具規模。

           千年古剎華嚴寺是故鄉的地標(始建于隋開皇二年,公元582年),屢毀屢建,現存的為明清時代建筑。寺內禪房花木,曲徑通幽,古柏參天,佛音裊裊,是一個清凈修行的好地方。主持釋恒旺法師是個得道高僧,工詩詞、善書畫,曾聽法師宣講佛法,心胸為之一闊。寺院山門前有一個大池塘,重新用磚石壘砌,引入清水,種有荷花,荷葉田田,魚戲蓮葉,如詩如畫。老家有百年老宅,是原密縣第四區區政府舊址,也曾是一所小學。我在這里上過兩年學,如今是蔡氏家祠。

           故鄉最亮麗的風景線,當屬文化休閑廣場。沿著廣場一字排開的是仿古民居,粉墻黛瓦。門前小橋流水,水車淺塘,垂柳依依,牽人衣袖,再配上郁郁蔥蔥的紅楓綠草,宛然一派水韻江南,如夢如幻。每當夜幕降臨,華燈初上,鄉親們或唱歌、或跳舞、或散步,怡然自樂,一派寧靜祥和的景象。然而一場水災,這里的一切按下了暫停鍵。

           在村口,只見一輛救災車停在那里,我連忙下車,過去搬運物資。一個老大爺看我滿頭大汗,以為我是救援人員、志愿者,趕緊塞給我一瓶水、一個面包,連聲說謝謝,一副謙卑的表情,好像我給了他多大的恩惠似的。我的心如針扎一樣,久蓄的淚水再也忍不住,奪眶而出:“大爺,不用謝,我也是北召人。”大爺一愣:“你是北召人?我咋不認識你?”是啊,在老家,我認識的、認識我的鄉親又有幾人?老大爺又怎會知道我的一縷鄉情?一抹鄉愁?我把爺爺和父親的名字告訴老大爺,老大爺哦的一聲:“知道知道,認識認識!回來看看好啊,這洪水,唉!”安慰一番老大爺,懷著沉重的心情,我在村里轉了轉,看了看。

           華嚴寺后面的一道院墻被雨水沖塌了,好的是主體建筑都沒事兒。池塘里原本清澈的水面漂浮著枯枝敗葉,污濁不堪,不見荷葉,不見魚兒的蹤影。石欄外有一個警示牌,上面寫著“水深危險,請勿靠近”。有幾聲久違的蛙鳴傳入耳中。“稻花香里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。”此時此刻,辛棄疾的詞失去了歡快的一面,蛙鳴也變得刺耳,讓人心煩意亂。

           這次水災,故鄉損失最嚴重的是村西頭的第三村民小組,放眼望去,墻倒屋塌,一片廢墟,滿目凄涼。電線桿橫七豎八地倒在路上,路也被沖得大坑連小坑。廣場上鋪滿了厚厚的淤泥,幾無立足之地。小石橋下塞滿了雜物,幾輛汽車泡在水里,水車被沖成碎片,只剩下水泥基座,孤零零地立在那里,看了讓人心痛。正在修建中的集餐飲、住宿、購物為一體的大型酒店,一樓部分受損。村外的田野,玉米或淹沒在水里,或倒伏在淤泥中,一群麻雀蹦蹦跳跳,在啄食地里的玉米,有人或車路過,撲棱棱飛起來,在空中盤旋,一會兒又落下來……

           面對突如其來的災情,父老鄉親們沒有怨天尤人,沒有等靠要。村干部在第一時間組織村民積極開展搶險救災,救援隊伍也在搶修水、電、路等基礎生活設施。在黨的領導下,勤勞善良、堅強勇敢的鄉親們一定會在廢墟上,重建家園,把故鄉建設得更加美好!

           吟誦著《回鄉偶書》,從唐朝走來的賀知章算是游子。唱著《鄉愁四韻》,從海峽那頭走來的余光中算是游子。我是否也是游子?問天問地問自己。

           父親生前把老屋賣給了鄉親,老屋住著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大爺,老大爺去年去世了,老屋就一直空著,無人居住。這次暴雨把院墻沖塌了一個大口子,挨著東廂房的羊圈也倒塌了。西屋外墻上,原先殘留的、斑駁的、父親用工筆小楷書寫的毛主席語錄,也被雨水沖刷得蕩然無存。院內荒草叢生,彌漫著凄清、凄冷、凄涼的氣息。閉上眼,爺爺奶奶、父親母親……親人的面容在我的腦海浮現,塵封的記憶、以往的歡笑向我走來。睜開眼,依然是斷磚殘瓦,滿院荒草。這里的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,已不再姓劉,可又有誰知道,我的鄉愁依然姓劉!“殘門銹鎖久不開,灰磚小徑覆干苔。無名枯草侵滿院,一股心酸入喉來。忽憶當年高堂在,也曾灶頭燒鍋臺,恍覺如今知行影,故鄉無人訴情懷。”此情此景,縱是心如鋼鐵,也化繞指柔。不知不覺中,我已是淚流滿面。

           天色已晚,心中長嘆一聲,回去吧,回去吧!城里的那個家只是我身體的居所,故鄉才是我心靈的歸宿。故鄉情,傷感中流淌著溫暖,溫暖中孕育著希望。我相信:我的故鄉情會把我的夢和靈魂擺渡到生我養我的地方。前些時,剛學了一首歌《情是故鄉濃》,與《故鄉情》有異曲同工之妙。我要把它唱給父老鄉親聽,唱給逝去的親人聽,唱給故鄉聽:“走過了山幾重,走過了水幾重。豁然回首才發現,情還是故鄉濃……”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          【打印本頁】 【返回頂部】 【關閉窗口】

          Copyright @ 2016-2021 zmj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:鄭煤集團信息管理中心

         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》編號:豫B1-20060044

          地址:鄭州市中原西路66號       電話:0371-87781116

          全國互聯網安全管理服務平臺備案號: 豫公網安備 41010202002883號

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偷?视频在线观看,国产偷?视频在线观看,国产偷自视频区1000视频